甜梦文库-梦之国度!
甜梦文库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高干文 >

2014年世界 杯32强,www.tyc599.com

时间:2019-05-09 11:09 标签: 大富彩票网投注 异能 科幻 阴差阳错
☆、65、破冰 65、破冰 天光破晓,看见皇甫谧从施大教授帐篷里钻出来的那一刻,游酒下意识揉了揉自己眉心,想确认眼前不是幻觉。 紧接着他就看见施言跟着皇甫谧,猫着腰也从帐篷里钻出来,淡淡的朝他的方向瞥了一眼,招呼也没打就转过身去。 他和皇甫谧一般
 
 
  ☆、65、破冰
 
  65、破冰
  天光破晓,看见皇甫谧从施大教授帐篷里钻出来的那一刻,游酒下意识揉了揉自己眉心,想确认眼前不是幻觉。
  紧接着他就看见施言跟着皇甫谧,猫着腰也从帐篷里钻出来,淡淡的朝他的方向瞥了一眼,招呼也没打就转过身去。
  他和皇甫谧一般,脸色泛着一夜未眠的青白色,若不是有那双金色镜片遮挡,微微发肿的黑眼圈几乎也是一览无遗。
  皇甫谧居然不是在荀策的帐篷里过夜,这个认知给游酒产生了一定冲击;他居然在施言那里待了一整夜,这个认知就更加让他觉得三观崩毁了一半。
  荀策在营地另一端也看见了这幕奇景,他的反应倒没有游酒这么大。
  皇甫谧身上隐藏着他未能搜索出来的秘密一事,在他心底仍然停留着一个巨大的问号,因此尽管弟弟行为举止与素日判若两人,此刻看起来便也并不是那般不可思议了。
  他指挥着其他人收拾行装准备动身,余光看见皇甫谧想往施言登上的那架飞行器凑过去,想也没想就喝止道:“小谧,你过来,跟我一起。”
  皇甫谧脚步停滞在半路,他居然不敢回身看荀策的表情。
  “干嘛?”他嘟哝着,“我觉得跟施教授一起安全些。我也会驾驶飞行器。”
  荀策径直过去,拉住了他的手,觉得皇甫谧的手心滚烫,被他牵住的手指还有点瑟缩,似是想要挣脱。
  他柔声道:“我会保护你。你平时不是最乐意同我一道?”
  他越是柔声说话,动作越显亲昵,皇甫谧昨日被撩拨起来的那丝晦涩暧昧的小心思就越发难以遏止。
  他心跳得极快,理智和本能在不由自主的较着劲,既渴望同他再亲近些,又畏惧着自己不分场合现出某些难堪的反应。
  他困难的试图坚持自我:“你带着邓远鱼,他比我更熟悉飞行路线……”
  荀策不由分说的把他往自己身边那架飞行器上塞:“行了,别扭扭捏捏,你负责驾驶这架。”又扭头道,“把那个俘虏带来,让他跟我。”
  黄琦淳被推搡着过来,同荀策照面时脸色惨白,垂着眼,一声不吭的被铐在飞行器后端。
  其余的飞行器乘坐人员很快就安排好了,由熟悉空中状况的邓远鱼领航,带上几名皇甫财团成员;荀策那架飞行器带皇甫谧、黄琦淳随后;中间两架由临时掌握飞行技术的小队成员驾驶;游酒乘坐的那架飞行器殿后。
  施言在游酒邀请他同乘一架飞行器时,明显的犹豫了片刻,背着他那个鼓鼓囊囊的大背包,一瞬不瞬的凝视着游酒。
  后者被他看得有些莫名,还有些暗暗局促。要不是知道皇甫谧一心只在好友荀策身上,他几乎要从施大教授这充满审视和挑剔的目光中,错觉出他一夜之间就被皇甫谧挖了墙角去。
  好在施言那种研究小白鼠一般的目光没能持续太久,他大概是一宿未睡,精力不济许多,最终还是别过了脸,轻声说了句:“好。”
  谷晓婕二话不说,直接跳上了他俩的飞行器,负责驾驶的小队成员回头看了她好几眼,见游酒没发话,也不好赶人下去。
  五架小型载人飞行器发出震动的轰鸣声,载着重新更换了一批的乘客们,离地而起。
  &&&&&&&&&&&&&
  今日的气象,较之昨天好转了些;空气中虽然仍然漂浮着旋转不休的辐s_h_è 尘,但光线充足了些许,透过半乌黑的云雾,阳光吝惜的给予了稍许柔和的亮光。
  乘坐高科技工具,到底比靠双腿步行来得快捷效率。从小型飞行器上往下看,越过的一座座山岭犹如扁平地图上粗浅不一的线条,河流犹如银白长针,而散落在各处,正茫然无头绪徘徊的丧尸群们看起来就如同毫无威胁的芝麻粒,隔着好似观影般的安全距离。
  “这飞行器还挺灵巧,速度也说得过去。照目前情况看来,今天下午就能抵达原定目标点啦。”机载通讯器里传来邓远鱼兴奋的声音,伴随着电流的滋滋声,好似下一秒就能哼起歌来,“按照之前说好的,把你们送到目标点,我们这些人就可以返航吧?”
  出发前皇甫谧确实是这般对他许诺;不光是他,就连皇甫财团临时挑选出来的三十名成员得到的信息也是同样。
  皇甫谧正要按下通话按钮回话,荀策在他身边直接把通话器抢了过去。
  但他抢过去后并没有立刻开腔,而是犹豫了一下,然后道:“……自然。”
  那头邓远鱼高兴的欢呼了一声,从几台实时在线的通话器里同时也传来其他残存队员的惊喜呼声。
  他说完这句话后只有皇甫谧觉得不对,荀策的每个细小举止他都很熟悉,当他把声音压低下来,字斟句酌说什么话时,通常这句话里含有五成以上的虚假信息。
  他不由得瞟了他一眼,荀策笔直的站在他身侧,目视飞行器前窗,避免与他目光交会。
  皇甫谧心头慢慢浮起疑云,荀策不肯爽快承诺到达新人类研究中心的地表建筑物时,就按计划遣返这些随同人员;难道他打算带着他们进入地下,大张旗鼓的去探NHP中心?
  这不像他一贯轻车简从的主张。
  是不是他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地方……?
  心念转瞬间,皇甫谧想起联盟军唯一的活口就在自己这架飞机上,兴许荀策和游酒私下审问他时,获知了某些情报;而他昨日惶惶然了大半夜,也没顾上询问他们这方面情况。
  当着机上另外一名小队成员的面,皇甫谧把心头疑虑暂时压了下去,打算等和荀策单独相处时再问问他的下一步盘算。
  他这么想着,耳根又微微红了起来,竭力压抑自己因为“单独相处”四个字,而陡然开始胡思乱想的心绪。
  游酒一会儿隔着舷窗观望外头景色,一会儿看看驾驶座上飞行员不大熟练手忙脚乱c.ao纵飞行器的样子,一会儿把目光收回来,看看坐在他斜对面的施言。
(甜梦文:www.tianmengwk.com,你我共同的家!记得收藏并分享甜梦文哦!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网站地图 大富彩票网投注 大富彩票网投注 大富彩票网投注 大富彩票网投注
菲律宾娱乐沙龙 利豪棋牌官方网站 申博桌面安装版 申博太阳城手机版
新葡京官方资料 大无限彩票游戏登入 七星彩票广西快十 利澳娱乐官网登入
大富彩票网投注 大富彩票网投注 大富彩票网投注 大富彩票网投注
大富彩票网投注 大富彩票网投注 大富彩票网投注 大富彩票网投注